下課後,褚冥漾隻身回到黑館。

「我回來了。」打開門,他朝房裡喊道,是他這段日子以來被養成的習慣。

房間空空蕩蕩,沒有人回應他的呼喚。

將手邊的東西隨手拋到了床上,他坐到電腦前面,打算趁沒人管的時候好好多玩一下他熱愛的電玩遊戲。但也不曉得是手氣不順還是怎地,他的角色一連陣亡了好幾次,拖延到整個隊伍打怪的進度。幾個隊友抱怨了句,讓他也有些過意不去。

他先是草草道歉,察覺自己似乎有些心神不寧。他試著集中精神,又打一會兒後發現自己狀況依舊不佳,為了不影響眾人,遊戲進行到一個段落,便託詞個藉口下線去了。

唉,難得可以光明正大打個電動,卻這般掃興。褚冥漾無奈地嘆口氣,乾脆掏出符咒學課本來做些正事。

一下午的符咒學塞了不少進度,作業更是繁重。他寫啊寫的難免遇到一些瓶頸,左思右想之下得不到個所以然,下意識的朝後喊道:「學長我不會寫啦……」

喊完之後半晌靜默,褚冥漾愣了愣,這才回過神來。

是了,學長出長期任務去了,根本不在。他這是怎了?平時學長在時總覺得身邊多一個人好不自在,怎麼這一會兒對方不在,他反倒心心念念起來了?

都不像他了。

他甩甩頭,闔上書後丟開筆,決定先去沖個涼醒醒腦。他先隨意洗了個澡,踏出浴室之後本來想先用毛巾將自己擦乾,卻很快作罷。

他整個人濕漉漉的滾上床。髮梢還滴著水,在枕上暈開一片水漬。

很久沒有這樣頭髮濕漉漉的躺上床了。他一直覺得吹頭髮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男生嘛,頭髮短短的,等它自然乾就行,何必多花那時間吹頭髮?直到某一天晚上他頭痛得厲害,臭著一張臉什麼話也不說被學長發現之後,才被強迫每次洗完頭髮就要吹乾。

『學長你自己還不是不吹頭髮!』對那個從浴室出來好久但頭髮卻一直還是潮濕狀態的混血精靈,黑髮妖師忿忿不平的抗議。

長頭髮不吹乾都沒事了,哪有立場說他這個短頭髮的偏頭痛是因為沒有吹頭髮!

『……』混血精靈沉默了下,一個彈指就將自己的一頭銀髮弄乾。再一個彈指,褚冥漾發現自己原先滴著水珠的髮絲也跟著清爽起來。

『以後洗完澡,我用炎之力幫你吹乾頭髮。』混血精靈這樣說。

……天生能力是這樣用的嗎?褚冥漾瞪著眼前黑袍。

不過被服務了幾次之後,不得說這種能力真的還蠻好用的。害得他都有些習慣起來了。

「……臭學長。」

他下意識碎唸了句。

自從兩人在一起之後,還真沒有分開過那麼長一段日子。先前就算冰炎有任務纏身,通常也不出三天就回Atlantis了,不像這次長期任務一樣要花費這麼久的時間。

一旦習慣了兩個人的生活,突然回到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倒還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好了。

褚冥漾懶洋洋地蹭著被褥,在內心盤算著這周末要做些什麼才好,一不小心就睡了去。

恍惚中,似乎有什麼東西觸碰他的臉頰,留戀而不捨。

「嗯……別吵……」他嘟噥一聲,翻過身體將自己蜷縮成一團後,那樣的感覺便消失了。

直到翌日清晨,陽光透過紗簾直射他的臉龐,這才使他清醒過來。

他伸了個懶腰,因為是假日的關係,讓他慢吞吞的梳洗好一陣子,等到全部打理好之後才下樓覓食去。

「漾漾、這裡!」

才到了餐廳買好早餐,想著要坐哪裡好的黑髮妖師,就瞧見鳳凰族少女愉快地揮著手吸引他的注意,旁邊還坐著千冬歲,以及一顆漂浮的飯糰。見怪不怪的他已經知道那是代表萊恩也在的意思。

「漾漾早安!」褚冥漾才剛落座,米可蕥就興沖沖地交代起今天的行程:「我們晚一點想去逛左商店街,順便看電影!漾漾要不要一起去?」

褚冥漾先咬了一口早餐,接著含糊說道:「好啊,不過我等等想去找安因請教一下符咒學的作業,你們可以等我一下嗎?」

「咦,漾漾昨天沒有請教學長嗎?」千冬歲問,看見褚冥漾一臉迷惑,進一步說道:「昨天冰炎學長跟夏碎哥有回來,漾漾你沒有遇到嗎?」

褚冥漾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我昨天很早就睡了。學長他們任務結束了?」他記得之前學長明明說,這個任務至少要花一個月的時間啊。

「沒有,他們只是回來做進度報告,一大早就又回去了。」

既然回來了,怎麼不跟他打聲招呼?而且他都還沒見到人就又出任務去了……褚冥漾在心裡嘀咕了句,卻也沒多細想。他聽千冬歲的語氣多有責怪,想必是不滿公會讓他跟夏碎學長聚少離多,便打趣道:「不過……還好學長他們又出任務去了,要不然今天你就不能跟我們一起出去囉。」

這樣的揶揄讓千冬歲紅了薄薄的臉皮,他眉頭一挑,反唇回道:「漾漾你不也是?」

「哎。」褚冥漾尷尬的回了聲。他哪有那麼嚴重啊!……他輕咳一聲,隨口扯開了話題。

三兩口解決完早餐,他跟千冬歲一行人說了聲,便先回黑館去找安因去了。

 

          

 

幾個禮拜過後,冰炎跟夏碎終於出任務回來了。

中途兩人雖然有斷斷續續回Atlantis幾次,但也不知是湊巧還是如何,褚冥漾總沒瞧見自家學長。還都是聽千冬歲提起,他才知道冰炎其實回來過,但又很快出去了。

一開始褚冥漾還不覺得怎樣,但幾次下來,心情難免有些異樣。

……雖然不用事事行程向他報告,不過既然有回學校,好歹也來跟他打聲招呼吧?真的忙到這個地步嗎?連個電話簡訊什麼的也那麼少……褚冥漾想,不免有些低落。

還以為這樣的想法他藏得很好,卻不知怎地被自家友人發現,揶揄了好一陣子。等笑夠之後千冬歲才說,最近守世界事故頻傳,弄得袍級們疲於奔命,冰炎身為黑袍自然是忙碌至極,除了原先接下的長期任務之外又被硬塞了好幾個,撥不出空來也是理所當然。

『我、我知道的好不好!』被捉弄好一陣子的褚冥漾有些氣極敗壞,臉頰紅撲撲的,也不曉得是被氣紅的或是如何。

『是嗎?』千冬歲似笑非笑,看得褚冥漾都不自在起來,只好趕緊找個話題搪塞過去。

而今天從紅袍友人口中得知自家學長總算解決一連串的任務,中午就會回到學校(其實千冬歲的原話只有談到夏碎,提都沒提冰炎半字),褚冥漾低落許久的心情終於開心起來。

想快點見到對方,卻又覺得這樣躁進一點也不像自己,他勉強按捺住自己的情緒,等到下課後才慢吞吞的踱步回黑館。

那個有著嚴重戀兄情節的友人,早在夏碎學長回到學校的那一刻,就翹課跑得不見蹤影了。

他先回到自己寢室,打開房門的時候他還以為冰炎會出現在自己房裡,結果空蕩蕩的一片讓他感到詫異不已。瞅望總是擺著兩顆枕頭的床上只剩下一顆,他想冰炎是不是回自己房間睡覺了?好好的為什麼不在他房裡休息就好,他想不透。

心裡有種奇怪的感覺,他在房裡窩了好一陣子,等到大概是一般吃晚餐的時間後,這才去敲隔壁鄰居的房門。

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回應的聲響。

奇怪,沒人在嗎?褚冥漾疑惑,手搭上門把之後卻發現並未落鎖,他輕輕推門而入。

貧瘠的房間一如往常,或許是好一陣子都沒人住的關係,空氣顯得有些滯悶。而床上,有隻精靈正安穩睡著。

褚冥漾躡手躡腳地走近床鋪,佇立在黑袍身邊。

向下的視線映入精靈沉靜的睡顏,讓他感到既新鮮又難得。雖然不是沒有跟學長同床共枕過,不過每次都是他先睡著,又比不上冰炎早起,自然是看不到對方睡著的樣子了。

他貪婪地望著冰炎,像是想將對方的樣貌鏤刻在心頭。

幾個禮拜不見,學長似乎瘦了些?他知道冰炎在出任務的時候是不進食的,這次又出了那麼長時間的任務,想必很久沒有好好吃過飯了。他忖道,有些心疼對方。

「學長……」他下意識的呼喚那專屬的稱呼,輕軟的語調沒有叫醒對方的慾望。學長奔波了那麼久,肯定也好一段時間沒好好休息了。卻瞧見冰炎在這聲呼喊之後眉頭輕蹙,細微的話語從唇畔溢散而出。

「褚……」

還以為自己吵醒冰炎的褚冥漾嚇了一跳,退了幾步。直到好半晌對方不再有其他舉動,他才發現剛剛那聲呼喚不過是夢中囈語。他再度湊上前去,重新映入視線中的面容依舊糾結不似原先平靜,斷斷續續的呼喊他的名字,讓他原本微勾的唇角跟著抿了起來。

「……你夢到了什麼嗎?」他低聲問道,想伸手撫平那揪起的眉宇,卻又怕吵醒了對方,最後只有伸出手指,凌空比畫著冰炎沉睡的臉孔。

你的夢裡是我嗎?如果你夢裡是我,那夢裡的我是做了什麼,才讓你連在枕榻間都不安穩的叫我的名字?

這些話褚冥漾問在心底,沒有說出口。

他的眸光像被釘住一般直直瞅著冰炎,片刻不曾離。直到發現對方睫毛些許顫抖、似乎有甦醒的跡象,這才讓他回過神來。

「唔……褚?」冰炎睜開眼,剛醒來的聲音沙啞而低沉,讓褚冥漾心頭猛地一跳。

「你怎麼來了?來了怎麼不叫醒我?」冰炎撐坐起身。

「噢、欸,我才剛來而已。我想說差不多晚餐時間了,就過來問問學長你要不要一起吃飯。」褚冥漾愣了一秒才回話,卻也在其中撒了點小謊。

不知怎地,他並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其實已經來了許久。

「不行,我晚點還有個單人任務要處理。」冰炎搖頭拒絕。

「咦?可是、學長你今天不是才剛做完任務回來嗎?」褚冥漾詫異道。

「夏卡斯下午又硬塞了一個任務給我,不去不行。」冰炎說,看了看時間之後翻身下床。「時間差不多了,我該走了。」

隨手撫平由於翻躺而出現在衣服上的皺摺,他揉揉褚冥漾的黑髮,說道:「我走了。」接著丟出傳送陣。

沒有寒暄,沒有問候,面對才說不到幾句話就要離開的冰炎,褚冥漾湧起一股莫名的情緒,滿滿的梗在喉頭,讓他衝動的喚住對方踏出的腳步。

「學、學長!」

準備要踏進陣法中的冰炎回過頭,疑惑地看向自家學弟,「怎麼了嗎?」

「沒、沒有……」雖然叫住了對方,褚冥漾卻也不知道自己要跟冰炎說些什麼才好,最後只有囁喏的吐出一句用言靈祝禱的話語。

「我只是想跟你說,路上小心。」

……還有,早點回來。這句話,褚冥漾在心裡說。

冰炎笑了。

「好。」冰炎說,接著頭也不回的走進傳送陣,消失在一片亮光之中。

看著混血精靈消失的背影,不知怎地,褚冥漾總覺得有股異樣的酸澀。

……是錯覺吧?

要不然怎麼會在那一瞬間,他覺得學長離他好遠、好遠,讓他有種想哭的感覺。

 

 

-TBC

 

白色情人節快樂~

因為沒有賀文所以這次章節多放一點XD

感謝鍵閱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淙綹 的頭像
淙綹

存在空間

淙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阿甲
  • 請問這本真的不二刷嗎?

  • 大人你好~不好意思、暫時沒考慮二刷唷,
    之後如果有要二刷的話,會再公告的~
    放心至少文章一定會全部放上網路的!
    謝謝大人支持啦:)

    淙綹 於 2013/03/16 22:29 回覆

  • 晃
  • 在拿到本子當天就把他秒速看完(?)
    一整個就是甜喔(你)
    我決定之後都要乖乖回文喔(閉嘴別吵#
    可以把我黑單了ODQ

    其實一直覺得雖然漾漾常常腦殘
    不過想得很多
    是個好讓心疼的人喔喔喔(夠了)

  • 耶耶耶好開心晃晃覺得這是本甜文(灑花
    原來寫甜文可以釣晃晃,真讓人心動想多寫一點
    不過我的腦似乎ryyyyyy
    不管是不是甜文都歡迎你多來玩啊~

    我就是對表面吱吱喳喳卻想很多的人情有獨鍾=p

    淙綹 於 2013/03/16 22:31 回覆

  • 晃
  • 甜本啊三本都是喔(你腦子#
    雖然中間有點酸酸不過還是酸酸甜甜愛死了喔<3
    虐文也可以吊我喔而且會讓我巴著不放(什)

    別這樣講阿
    這樣我會每天都來滾然後塞爆流言的阿(倒地)

    我也是對阿綹的文情有獨鍾w
  • 我的腦實在不怎麼虐,寫不太出虐文啊嗚嗚嗚
    那是我的終極目標(眼放精光

    原來晃晃如此愛我(羞

    淙綹 於 2013/03/17 16:49 回覆

  • 晃
  • 虐文根本困難喔QDQQQQ
    可是阿綹一定可以的(你到底喔#
    阿綹下個本子我也要買啦(奔)

    我是個非常繁人的小小迷妹偶像是阿綹大大
    幸福之事是跟阿綹講到話
    此生願望是一定要看到本人才得已瞑目(可怕有夠
  • 如此信任真是令我受寵若驚-/////-
    下個本子還不知道在哪裡呢(望遠方

    要找我的話台北場比較有可能唷XD

    淙綹 於 2013/03/18 21:05 回覆

  • 晃
  • 因為是阿綹啊ˊ/////3ˋ (閉嘴)
    我會一直一直一直等的阿 ... 一直喔(你怎樣###

    那那那那在等我2年(?)
    不然就是要4年了QAQQQQQ
  • 我怎麼捨得讓你向王寶釧苦守寒窯十八年←
    為什麼是兩年四年XD

    淙綹 於 2013/03/20 01:05 回覆

  • 晃
  • 居然嗎www 那就趕快出吧出吧(揍他)
    因為現在16ww兩年後成年(?)但是四年20我爸才不會管(?
  • 如此年輕嗚嗚嗚嗚嗚
    好懷念我青春的少女時光一去不復返←

    淙綹 於 2013/03/23 23:56 回覆

  • 晃
  • 但是外表都被看成是成年人阿(?)
    阿綹很青春的阿!!!!
  • 那趕緊去剪個妹妹頭吧!
    我內心住著一個小少女:)

    淙綹 於 2013/03/26 00:41 回覆

  • 晃
  • 媽媽表示我剪劉海根本呆瓜不讓我剪(?)
    好想剪帥氣的短髮ww

    小少女永遠存在並且創造出更多很棒的故事嗎(你#

  • 啊我已經到了要用呆瓜頭來遮掩年紀的時候了(掩面
    剪短髮是萬劫不復的行為慎行啊!
    我去年剪掉之後現在一直留不長嗚嗚嗚QAQ

    淙綹 於 2013/03/28 12:52 回覆

  • 晃
  • 不啊那是因為裝在我頭上就呆瓜了ww
    阿綹一定會很漂釀^q^/
    嗚嗚嗚真假那我可是夏天好熱額看了同學短髮就 ....
    我在考慮好了頂多到肩膀吧我(?
  • 學生就是要呆呆的啊(誤

    到肩膀會翹很麻煩的唷,
    我現在就在這種要長不短的階段,
    每天早上整理都翹的像壞媳婦一樣XD

    淙綹 於 2013/03/30 23:48 回覆

  • 晃
  • 居然嗎可是我每天都蠢(?)

    我不管是多長多短的階段他都可以翹的好開心(?)
    不過自己也不怎麼在意這種事就隨他吧ww
    那這樣阿綹整理需要花很久時間嗎?
  • 很花時間啊所以又想要把他剪掉了QAQ
    但是我都留了一年了凹嗚嗚嗚嗚嗚
    各種難以抉擇ry

    淙綹 於 2013/04/06 21:58 回覆

  • 晃
  • 修修髮尾呢(?)然後再繼續留長(?)
    是說其實我覺得修髮尾什麼用對我而言ˊ____ˋ
    要謹慎思考(?
  • 一再修髮尾的結果就是留不長啊啊啊啊啊
    (↑過來人

    淙綹 於 2013/04/09 23:11 回覆

  • 晃
  • 原來嗎 ... 我媽媽一直說想留長卻越減越短 ... 是否就是這樣O__O
  • 所以,不要再剪了XD

    淙綹 於 2013/04/13 19:22 回覆

  • 晃
  • 好的明瞭!!!!!(笑倒
  • 孺子可教也(咦XD

    淙綹 於 2013/04/21 23:49 回覆

  • 晃
  • 謝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