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之後,冰炎終於回來了。

終於有時間跟冰炎好好相處讓褚冥漾很是開心,畢竟兩人這段日子以來都沒什麼時間交集,自是有很多話想跟對方說。見到混血精靈讓他一掃先前陰霾,他講了許多黑袍不在的這段期間所發生的事情,同時也關心對方近況。

然而對比他的興高采烈,冰炎卻顯得心不在焉,自顧自講了好一陣子的褚冥漾終於發現對方似乎意興闌珊,這才停下話頭。

「……學長,你很累嗎?」褚冥漾小心翼翼的問。雖然平常冰炎話就不多,但這次出完任務回來之後也未免太過寡言,叫他不得不擔心對方是不是怎麼了。

「……嗯,有一點。」那聲音困頓,似乎真的十分疲憊。

聽到冰炎這樣說,褚冥漾不禁暗斥自己粗心大意。

學長已經馬不停蹄的出了好久的任務,他居然還不體諒對方沒讓他早些休息。

在心底又斥責自己幾句之後,褚冥漾沒多加細想,只在默默盤算著那今天得讓冰炎早點睡才是。

吃完晚餐後,他先把冰炎趕進浴室去,再去隔壁房間拎回對方枕頭,然後整理被褥,想著這樣等等學長洗澡完之後,就可以直接上床休息,卻沒想到冰炎洗完澡出來後,不像平常時只是隨意在腰間繫個浴巾,反倒是衣著整齊,像是要再度出門。

褚冥漾疑惑的看著冰炎,問道:「學長,你要出去?」很晚了,不睡覺嗎?該不會是還有任務吧?

「我回我房間去睡。」

「……咦?」褚冥漾愣住,自從之前協議後,除非冰炎自己出任務去了或是他回老家,兩人總是一起睡的,他不知道對方今天是怎麼了,為什麼會突然這樣說?

「為什麼?」來不及想太多,疑問的語句就這樣說出口。

冰炎沒有回答,只是看了褚冥漾一眼,說道:「我先回去睡覺了,晚安。」

望著冰炎拎著枕頭離開的背影,褚冥漾還傻傻的坐在床上,不知道對方究竟怎麼了。

他默默關燈爬上床,將四肢縮進被窩裡。

一個人躺在床上,明明這一個多月來已經習慣一個人睡覺,但不知怎地,他卻覺得今天身邊的位置特別空曠,像是少了些什麼。

他躺在床上難以入眠,一度還數羊數到了幾萬隻,卻還是睜著一雙黑眸死盯著天花板瞧。

遲遲了無睡意讓他很是苦惱,最後乾脆從床上坐起身,屈膝抱著。

……他其實不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失眠。

但他卻不明白為什麼只是學長一個拒絕與他同床共枕,就可以讓他介懷至此。明明就是件小事,他卻小雞小肚般地掛念著,還為此睡不著覺,一點也不像他。

……又或者,他介意的不只是此?

這個想法一冒出,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荒謬的想法,卻又隱約覺得自己似乎觸碰到了什麼問題的核心。他試著釐清自己的思緒,卻是愈理愈亂,弄得他更沒睡意了。

褚冥漾嘆了口氣,右手輕揉額際。

他瞅望與冰炎房間之間的牆壁,依之前的經驗,他猜想自家學長應該還沒睡覺。或許他該循序漸進,先搞清楚學長究竟是怎麼了,也好過一個人在這裡胡思亂想,連點頭緒也沒有。

雖然是這麼想,但褚冥漾卻遲遲沒有動作。

因為長久養來的習慣,讓他從不主動過問別人些什麼。面對朋友是如此,面對冰炎,也是如此。要他主動去討要一個答案,實在太難、太難。

他在心底假設各種場景、幾十種不同的詢問方式,最後挫敗的將頭埋進膝蓋。

……他沒有這種經驗,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詢問,才是一種比較好的方式。

他遲疑著躊躇著,內心天人交戰。

隱隱約約意識到平常的自己絕不會對這些事情如此上心,他卻無法控制自己。掙扎了許久之後,褚冥漾吁了一口氣,總算下定決心。

他下床,躡手躡腳的打開自己房門。本來預計該會看到隔壁門縫透著亮光,那他就可以順手推門進入,像上次一樣問問對方為什麼睡不著,再問問對方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抑或是他做錯了什麼他可以改,卻沒料到走廊上一片闃黑,除卻窗外那抹月色,再無任何光線。

他斂眸,望著對方門扉,他舉起的手始終停留在舉起的動作,未曾叩下。

他沉默的站著,木然的表情像尊雕像。

他終究沒有問出口。

他只是一個人在空蕩的走廊上站了好久,好久,最後踅身回房。

 

 

-TBC

 

感謝禮物與鍵閱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淙綹 的頭像
淙綹

存在空間

淙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