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回到了原世界。

離開Atlantis之前,他先通知夏碎冰炎受傷發燒的消息,確定自家學長被他搭擋抓去醫療班接受治療後,這才放心的離開。

他暫時,不想待在這個地方。

幸好隔天就是假日,他也不用擔心什麼翹課的問題。

回到了家,首先就被白鈴慈碎唸著終於知道回來了啊原來還記得要回家啊,讓褚冥漾只得笑著陪不是。接著又被碎唸了好幾句,甚至被擰了一下耳朵,這才被放過一馬。

唉唉,早知道就不回家了啊。

褚冥漾搖頭晃腦的嘆氣,雖然想是這樣想,但心裡其實有種窩心的感覺。

他知道自家老媽一定有看出他的不對勁,即使他覺得自己已經藏得很好了,然而畢竟是生他、養他的母親,他情緒上的蛛絲馬跡,總瞞不過去。

他很感謝老媽沒有過問什麼,只是態度如常的對待他。

整個周末他都待在家裡,偶爾幫白鈴慈跑跑腿買買醬油什麼的,本來還想趁機約國中好友衛禹出來逛逛,可惜對方有事情,只好約好下次有空再說。

假日很快地就過去了,星期日當晚,褚冥漾正心不甘情不願的要回學校時,被褚冥玥叫住了。

「明天去出任務。」

「……姐妳說啥?」他聽錯了吧?

「明天去出任務。」褚冥玥不耐煩的說:「我已經幫你接好任務了,所以你今天不用回Atlantis了。」

……連問都沒有問過他,就把他上課的權利剝奪掉嗎?而且,冥玥明明就是七陵的,怎麼有辦法幫念Atlantis的他接任務啊?褚冥漾實在有點哭笑不得,不過既然對方都說了,他除了照做,也沒有其他選擇。

反正惡魔巡司說的,奉為圭臬就是了。

褚冥玥幫褚冥漾接的,都是些簡單的任務,難度不高,卻得花上許多時間。往往褚冥漾一個任務做完,下一個任務又等著了,讓他根本沒有回學校的餘裕

原本想說至少要打電話跟友人們知會一聲,免得他們誤以為他發生什麼意外了,但褚冥玥先是說她已經轉告過了,接著就將他的手機沒收,讓他完全沒輒。

算了,這樣也好吧。褚冥漾這樣想。

趁著這個機會,褚冥玥也稍稍指導了自家胞弟一些戰鬥技巧什麼的,不知不覺間褚冥漾也完成三個任務了,第四個任務也快要完成的差不多,她在心裡盤算著是不是要再接幾個任務時,褚冥漾就先開口了。

「姐,我累了啦。」褚冥漾告饒道。

雖然說做的都只是一些簡單的任務,但是連續好幾個還是會累的啊。他又不是那群變態袍級!他在心裡慘叫,肩膀也無力的垂下。

褚冥玥睨著他,像是恥笑他也太弱了才這麼一點工夫就累了。

「那做完這個,就先休息一下吧。」

褚家魔女的高抬貴手讓褚冥漾終於有喘口氣的機會,精神振奮的結果也讓任務完成的速度比預計快上許多。回報完任務後,他還以為終於可以回去休息了,沒想到卻被帶到妖師本家去。

「小玥,漾漾,你們來了。」白陵然與辛西亞笑得和煦,上前迎接。

「啊、然,辛西亞!」褚冥漾傻了傻,怎麼也沒料到會被帶回妖師本家。

一想到自己有多久沒回來了,他就感到心虛,露出一抹討好的笑。

他先被辛西亞抓走,雖然不多,但身上還是有些細小的傷口,他推拒著說這些小傷不用在意,但在精靈的堅持之下,還是只能乖乖聽從。簡單處理上藥後,白陵然才端著一碗綠豆湯走進來。

「漾漾,吃點東西吧,知道你今天要來,我特地熬了綠豆湯呢。」白陵然一笑,將手中湯品遞給自家表弟。

「啊、謝謝。」褚冥漾接過碗,小口小口吃了起來。然是疼他的,他一直都知道,每次只要他一回妖師本家,然就開始張羅東張羅西的,像是要迎接什麼貴客一樣,他也早從一開始的彆扭不自在,到後來的習以為常了。

不過每次聽到然是特地為他煮綠豆湯,總還是會感到特別窩心。

期間,他跟白陵然及辛西亞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倒也平和。

「漾漾,你有沒有考慮來唸七陵?」話鋒一轉,白陵然提問道。

褚冥漾一愣,接著苦笑。

又來了啊。

幾乎每次跟白陵然見面,都會這樣被問上一筆,他都要見怪不怪了。他也三番兩次拒絕過,不過白陵然依舊是逮著機會就要問個一次,他實在無奈。

雖然知道白陵然也是為了他好才會這樣說,畢竟比起Atlantis,七陵更適合妖師就讀,不過他也已經習慣了Atlantis的生活,更何況他的朋友圈也全在那裡,怎麼也不可能說轉學就轉學。

所以他還是維持一貫的回答,說道:「不用了,然。」

「真的不考慮考慮嗎?」白陵然不死心,又問了一次。

「然,你就別逼漾漾了。」辛西亞輕笑,出面緩頰道:「既然漾漾想留在Atlantis,那尊重他的選擇不好嗎?」

「我只是提供一個更好的選擇而已啊。」白陵然無辜的表示。

「你只是想要跟漾漾讀同一間學校吧?既然如此,你要不要也考慮轉去Atlantis呢?」辛西亞眸光一轉,如此說道。

「……辛西亞!」白陵然喊了自家戀人一聲,似乎是因為被說中了心聲而有點惱怒。

「呵,我也只是提供一個更好的選擇啊。」

看著自家表哥與戀人的拌嘴,褚冥漾笑了笑,很識相的沒有加入戰場。

開玩笑,等等被波及無辜可是得不償失啊。

他只是有趣地在一旁聽著情侶拌嘴,唇角微勾,繼續吃著他的綠豆湯。兩個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吵得不可開交,看得褚冥漾更是笑得瞇起了眼。

伴著一股異樣情緒,悄然蔓延。

等到兩人拌完嘴,終於想起還有一個表弟被晾在一邊時,這才雙雙尷尬一笑。

接著,驚呼出聲。

「漾漾你怎麼了?」

「呃?」什麼我怎麼了?褚冥漾莫名其妙,看到白陵然與辛西亞直盯著他的臉不放,直覺是臉上有什麼東西,他伸手往臉上一摸,不料居是一股濕意。

「咦?」褚冥漾自己也詫異了。

這種觸感……是眼淚嗎?

但是好端端地,為什麼要哭?

「怎麼回事?我們說錯什麼話了嗎?還是你想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跟我說我幫你解決!」白陵然說,有些手忙腳亂,更多的是義憤填膺。

然也太激動了吧?褚冥漾失笑,他想說自己沒事,卻沒想到一開口,眼淚就撲簌簌的掉了下來,讓他一陣哽咽,根本說不出話。

嘴唇幾次張張合合,聲音到了喉嚨卻怎麼也吐不出來,只有淚水像不用錢的水龍頭一樣,一直掉、一直掉,幾度落在衣襟,暈開一抹水漬。

氣氛安靜了下來。

白陵然抿了抿唇默不作聲,有一下沒一下的拍著自家表弟的背。辛西亞見褚冥漾淚水掉個不停,也不再多問,只是體貼的遞上紙巾讓他拭淚。

褚冥漾只覺得有一種悲哀的洞在心底逐漸擴大,慢慢將他吞噬。

……看著白陵然與辛西亞之間的相處,他終於發現,自己這陣子的不對勁究竟是為了什麼。

他怎麼會那麼遲鈍?

那抹銀色的身影倏地躍入腦中,甫察覺的情感來得又快又猛,像海嘯一樣幾乎將他淹沒。

他喜歡學長。

這份認知讓他暈眩,只想問這究竟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他知道自己當初只是那一絲不捨才同意跟對方在一起,卻不知道這份心意在何時變了質。

──又或者是,打從一開始,他的心思就不那麼單純?思緒拉回到意外發生的那晚,他想起自己從一開始的抵抗推拒,到後來的婉轉承歡,還以為那樣的轉變只是因為自己太過寂寞,卻從未深思除了寂寞藉口之外還有沒有可能有其他理由。

……他用「寂寞」這個字眼,蒙蔽自己多久?

遮到他什麼也看不清,傻傻的以為自己與學長在一起並不帶一絲情感,如果不是有丁點喜歡,他怎麼會允許別人這樣闖入他的生活?明明就了解自己對人總帶著一股疏離,只有學長,只有冰炎,只有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才可以進入他的世界,他居然還洋洋得意的以為自己是守著那個未曾說出口的承諾。

──我答應你,我們在一起。

直到你,不再寂寞。

殊不知承諾滿足的是他的想望。

現在才意識到喜歡這件事情,還會不會太晚?

一旦釐清了自己的情感,想起這段日子以來冰炎的疏離冷漠,以及那天的驅趕與視而不見,就讓他更覺難受。

為什麼要在他決定退場之後,才意識到自己其實是喜歡學長的?

這樣的他、還能夠果斷的遵守他曾經許下的承諾嗎?

褚冥漾閉了閉眼,眼眶因為劇烈的情緒波動而泛紅,他試著冷靜下來止住自己的淚水,卻是成效不彰。他咬了咬牙,又努力了好一陣子,這才終於見效。

「……然、辛西亞,我沒事。」說話還帶著濃濃的鼻音,褚冥漾擤了擤鼻子,這樣說道。

見到白陵然跟辛西亞都用種不放心的眼神看著他,讓他不禁破涕一笑。

「哎唷,我真的沒事啦。」他說:「謝謝你們。」

除了謝他們在他哭泣時體貼的不多問事,也謝他們讓他看清楚自己的感情。

即使是無心而為,那也夠了。

白陵然張口還想多問些什麼,卻在辛西亞一個瞪視之下收回口。兩人又雙雙對看一眼,最後只有說道:「你沒事就好。」

又再三保證說如果真出了什麼大事、鐵定會跟他們說,白陵然跟辛西亞這才放過褚冥漾一馬。他們放褚冥漾一個人靜一靜,離去前又囑咐了幾句,交代著如果有什麼事情馬上說我們馬上為你解決。

褚冥漾笑了笑,等房裡只剩下自己之後,一個人圈起身子想了許久,想著他接下來究竟該怎麼做才好。拿定主意後,接著他找到自家老姐,向她說出自己的要求。

「姐,我想回學校了。」

「喔?」褚冥玥眉頭一挑,眼神在自家胞弟臉上巡梭,像是要確認對方所言是真是假。半晌,她才說道:「你確定?」她可沒漏看褚冥漾泛紅的眼眶。

褚冥漾看著對方,他想自家老姐想必也是早就察覺了些什麼,才會一反常態的幫他接了那麼多任務,還身兼這些任務的巡司。要不然他區區一個無袍級的任務,哪裡需要紫袍來監督啊?

冥玥跟自家老媽一樣,明明知道些什麼,卻從不說破。

……或許,他也跟她們一樣,有著相同的個性吧?就像他對學長一樣……

他瞅望褚冥玥,紫袍巡司此刻正環抱著手,等待他的答案。

他知道如果他現在說聲拒絕,冥玥肯定會依自己的意再多接幾個任務來殺時間,但他總不能這樣一直下去。

只是這樣一味的逃避,終究不是辦法,人總要面對現實。

這幾天對冥玥的依賴,已經夠了,夠了。再多,就不是他了。

「嗯。」深深看著紫袍巡司,褚冥漾閉了閉眼,重重地點了頭。

見狀,褚冥玥撇了撇嘴,她先從懷裡掏出手機扔還給褚冥漾,接著說道:「如果你想清楚了,那就回去吧。」

「……嗯。」褚冥漾笑了笑,接著再誠摯不過的說道:「姐,謝謝妳。」

「哼。」褚冥玥只是輕哼了聲,什麼也沒有說。

 

 

-TBC

 

跟捏口約好C34出本她就穿性感裝當小精靈www

所以我要陷入畢業+趕稿地獄了ryyyy

感謝鍵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淙綹 的頭像
淙綹

存在空間

淙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晃
  • 阿綹加油!!!! 辛苦了呢Q
  • 好喔QQAQQ

    淙綹 於 2013/03/30 23:49 回覆

  • 夏夜夢
  • 不知道為什麼....我超想讓漾漾離開冰炎一陣子,讓他體驗一下沒有漾漾的感覺....讓冰炎想追也追不回....嘿嘿嘿.[好吧..我絕不會承認我變壞了..]
  • 大人對冰炎有什麼怨恨讓他不能抱得美人歸XDDD
    我絕對不會說我也一直想這樣做的!(誤

    淙綹 於 2013/03/30 23:50 回覆

  • 晃
  • 有時候就是要給冰炎踢到鐵板這樣他才會偶爾坦承一下(被重#
  • ㄅ炎知道會想哭的XD

    淙綹 於 2013/04/06 21:54 回覆

  • 晃
  • 不知為何最近看了冰漾文會越來越對冰炎生氣(欸)
    冰炎好煩一直欺負漾漾(不
  • ㄅ炎也是無辜的請你愛他好嗎?

    淙綹 於 2013/04/09 23:09 回覆

  • 晃
  • 我還是愛他的(?) 扭曲的愛(不是)
  • (斜眼望(咦XD

    淙綹 於 2013/04/13 19:21 回覆

  • 晃
  • 被關愛嗎w(NO
  • 我得適時關愛一下國家未來的棟樑(???

    淙綹 於 2013/04/21 23:49 回覆

  • 晃
  • 我希望不要變成蛀蟲阿(爭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