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與黑髮學弟之間的相處,總讓冰炎猶如置身夢境,分不清現實與虛幻。

褚冥漾自從上次被惡鬼巡司抓走回來之後,人就變得很不一樣。對方第一次向他表現出親暱舉動時,他還以為眼前人兒被掉包了。黑髮學弟開始會回應他的吻與擁抱,會主動蹭在他身上討個溫暖,對他所做的一些貼心舉止也不再像之前的毫無所覺。

這樣的改變讓冰炎驚喜不已,然而隱藏在背後的,卻是巨大的擔憂。

過多的幸福,認清現實時就會摔得愈痛。

他還記得自己曾經許下的願望。

他只要一點點褚冥漾的喜歡就夠了。

現在這個樣子,是不是他的願望正在逐步實現?畢竟他以前才因為對方的遲鈍吃盡苦頭,如果不是有丁點喜歡,照褚冥漾這番遲鈍的個性,怎麼也不可能對他有太多回應。

那個人對周遭的事情太過漫不經心,若不是上了心,萬萬不可能有太多反應。

只是他實在不知道褚冥漾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轉變。

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那次褚被褚冥玥帶去出任務時,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造成褚這樣的轉變。透過關係,他試著從惡魔巡司口中套出些所以然來,但對方完全不給他好臉色瞧,只有在一次真的被煩到受不了了,才吐出一句:「你不會自己去問褚冥漾?」

對此,冰炎也只能苦笑。

他當然知道問褚冥漾是最直接的方式,然而他卻不敢開口。

因為現在太過幸福,讓他害怕是不是一開口,所擁有的這些就會從指縫中溜走。

面對褚冥漾,他變得異常懦弱。

直到那天。

那天,褚冥漾回到房間,就看到冰炎一臉陰鶩,讓他感到莫名。

「學長?」褚冥漾莫名其妙的看著對方。

發生什麼事情了,學長臉色怎麼那麼難看?

冰炎瞪著褚冥漾,好半晌才吐出一句:「……你要轉學了?」

「啊?」褚冥漾傻住。「你聽誰說呢?」哪來的消息?

「……褚巡司剛剛告訴我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中硬擠出來的,冰炎閉了閉眼,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緒。

他怎麼想的到這些美好的時光,會結束的如此迅速?

猶如曇花一現。

今天在公會時他不經意遇到褚冥玥,向來沒給過他多少好臉色的她這次一反常態向他搭話,而後狀似漫不經心的說:『喔對了,你知道漾漾要轉學的事情嗎?』

『……轉學?』乍聞這消息令冰炎一愣,旋即否認:『不可能。褚說過他不會轉去七陵。』

見到冰炎這樣否認的反應讓褚冥玥異常愉悅,又開口道:『你又知道了?漾漾之前確實是說過他不想轉學,不過我看他前陣子在Atlantis過得也不是很愉快,我跟然這些日子一直在說服他轉來七陵,前幾天他可答應了呢。』

頓了頓,她又補上一句:『你不知道?我還以為漾漾那小子至少會跟你講呢。看樣子他什麼也沒跟你說?』褚冥玥哼哼地笑,看在冰炎眼底是異常刺眼。

怎麼可能呢?這怎麼可能?冰炎的腦海一直如此叫囂。

恍恍惚惚,他後來也沒聽進褚冥玥又多說了些什麼,滿腦子只有褚冥漾要轉學這件事情。

之前褚不是才說過,他不可能轉去七陵的嗎?但是由褚冥玥親口說出的話,有可能是假的嗎?褚冥玥哪有那個理由騙他?

如果這是真的,那褚這陣子對他的百依百順,是不是因為知道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了,才會如此?

那又是為什麼,不親口跟他說?

……他就那麼不重要,連要轉學這種事情,也不願與他參詳嗎?

曾經擁抱過的身軀,總有一天他得放手。

──褚冥漾,從來也不可能真正屬於他。

意識到這點讓冰炎感到暈眩,對比於這陣日子以來的親暱甜蜜,讓他更覺難受。

「姐跟你說的?」褚冥漾又重複了一次冰炎說的話,古怪的轉了轉眼珠。

「嗯。你真的……要轉去七陵嗎?」冰炎說,直瞅著褚冥漾,希望得到一個否認的答案,卻只得到褚冥漾一句回問。

「……學長,你還記不記得,你曾經說過,如果我想去七陵的話,你會讓我去的。你還記得這句話嗎?」褚冥漾低低的說。

乍聞此言,冰炎渾身一顫。

他是說過這樣的話,他是曾經以為自己可以不去介意,他是以為只要是褚冥漾的決定那他會尊重他不會多加干涉,然而那卻全都只是他的以為他的揣測他根本做不到!

一旦嚐過了擁有的感覺,又怎麼可能說放手就放手?

冰炎望著那雙黝黑的瞳眸,對方只是靜靜回望著他等待他的答案,他卻只覺得絕望。

如果他現在說你別走,別去七陵,是不是還有一點挽回的餘地?

一個衝動,他將褚冥漾扯抱入懷,俯首便是一個濃烈的吻,夾雜著不甘與不捨,更多的是不願放手。

他以為褚冥漾會怯生生的回應他,就像這陣子以來他們之間的每一個親吻,然而這次對方卻什麼反應也沒有,只是像最一開始在一起一樣,任著他予取予求,令冰炎心更加地沉。

他不願意讓這一切成為事實。

親吻結束,兩人都氣喘吁吁,冰炎將臉埋在褚冥漾頸側,鴕鳥似的不願給予答覆,卻又聽得褚冥漾氣息紊亂地道:「學長,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我……」

「嗯?」褚冥漾應了聲,等待下文,即使他的身軀已被冰炎擁得發疼。

「……」黑髮學弟的再三逼問讓冰炎已經失控的理智更加凌亂,一咬牙,他終於顫抖說出口:「別去……我說、別去七陵!」

他感受到褚冥漾頭一偏,接著又提問道:「為什麼?」

為什麼?還要問為什麼?他希望他留下來,還需要什麼理由?冰炎幾乎沒辦法了,如果連他要求他別走都不能讓他留下,那他還有什麼辦法可以留住眼前的人?

他搜盡枯腸也找不到一個好的理由,然而眼前的人兒卻執拗得到一個答案。

冰炎用力閉了閉眼,終於喊出他藏在心中很久很久的話。

「為什麼……還需要為什麼……因為、我喜歡你!」

「……呵。」

褚冥漾笑了。

這笑聲只讓冰炎更加絕望,他不知道褚冥漾為什麼要笑,他的喜歡難道是這麼可笑的東西?然而他卻感受到懷中緊擁的身軀放鬆下來,對方推了推他,像是要退離他的懷抱。

他不依他,依舊抱得死緊。

別這樣抗拒他,如果他只剩下這麼點時間可以跟他在一起,就讓他抓緊時間好好把握。

「哎,學長,我快要沒辦法呼吸了啦!而且、你這樣我沒辦法講話啊!」褚冥漾喊道,拍打著冰炎的肩。

聞言,冰炎才略略鬆了手中力道,卻依舊禁錮著懷中人兒,怎麼也不肯放手。

「……別走、別走……」他所能做的、他唯一能做的,就剩下竭盡心力的請求。

褚冥漾頓了頓,任著冰炎在他耳邊反覆呢喃無數次,才終於強迫冰炎與他對視。

他開口,一字一句鄭重地說道:「不管你希不希望我留下來,我都不會走的,明白嗎?」

冰炎茫然的盯著褚冥漾,似乎不懂他話中含意。

這些話代表的,是不是褚不會走?

難得見到冰炎這種模樣,褚冥漾勾勾唇角,緊接著開口。

「……學長,你知道嗎?我也喜歡你。」輕暖的嗓音這樣說,接著也用力抱緊他。

「沒想到原來你也喜歡我,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冰炎完全傻住了。

他肯定是、聽錯了吧。

才會聽成褚說喜歡他。他是不是陷入夢境了呢?

見冰炎一臉不可置信,褚冥漾只覺眼角有股濕意。

他是何德何能,能讓高傲的冰炎殿下這般為他牽腸掛肚,還因為他,而流露出這樣好脆弱的神情。

褚冥漾心裡異常發軟,瞅著對方依舊恍惚的神色,他做了一個他從未做過的舉動。

微踮腳尖,第一次,他主動親吻那薄薄的唇。

「吶,學長,我喜歡你。我很高興……你也喜歡我。」再一次,褚冥漾慎重說道。

冰炎沒有說話,只是直瞅著褚冥漾,久久不能言語。

直到褚冥漾再度印上一吻,他才總算反應過來,最後顫抖將人緊緊抱住。

這應該,不是夢吧。

深刻感受到懷中熱度時,冰炎只是這樣想。

……如果這只是一場夢境、即使這只是一場夢境,他也寧願時間就停留在這一刻,永遠也別醒。

 

 

後來,在褚冥漾的解釋之下,冰炎才知道自己被褚冥玥耍了。

「欸學長,你不要生姐的氣啦。」褚冥漾看著面無表情的冰炎,有些擔心。

他想冥玥應該也只是想幫他而已,前陣子他曾無心跟她提過自己實在搞不清學長究竟喜不喜歡他,所以冥玥才會謊稱他要轉學什麼的藉以刺探學長的反應。

不過還真沒想到,事情會那麼順利啊。

幸好,學長也是喜歡自己的。

要不然他不就真的要轉學去七陵了?

冰炎依舊不發一語,安靜到褚冥漾反省是不是玩太兇而導致混血精靈真的生氣了,正琢磨著該如何使對方消氣時,他就開口了。

「……那我問你是不是要轉學的時候,你怎麼不直接跟我說那是假的就好?」混血精靈的語氣悶到極點像在埋怨,讓褚冥漾想笑又不敢笑。

正了正臉色,褚冥漾也跟著回問:「那學長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說你喜歡我?」

還以為這可以堵住對方的嘴,卻沒料到冰炎反而惱怒了起來。

「是你太遲鈍好不好!」

「咦?」他是很遲鈍沒錯但是也沒必要這樣罵他啊……褚冥漾眨眨眼還想辯解些什麼,冰炎就開始碎碎唸起來了。

「你自己說,我表現的還不夠明顯嗎?以前你每天八點要上課的時候,哪次不是我叫你起床的?你以為我下午才有課沒事真的都那麼早起嗎?你以為我每次出任務急著回來是要幹嘛?還不是因為你那個禮拜要回原世界要帶你回去?還有,你以為任務結束後帶回來給你吃的蛋糕都是哪裡來的?還不是因為你喜歡吃蛋糕,我才特別去排隊!還有還有……」

褚冥漾整個傻住,看著冰炎一直唸、一直唸的樣子,他腦袋只有一個念頭。

……學長這樣,好像老媽子啊。

他怎麼之前都沒有發現學長這一面性格?

他唇角微勾,隨著冰炎一句又一句,最後終於再也抑制不住笑意,整個人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

也笑出了淚。

「你還笑!」冰炎惡狠狠的瞪著褚冥漾。

「啊、對不起、對不起啦!」褚冥漾的笑好一會兒都停不下來。他伸手揩了揩眼角的淚:「至少,我現在知道了,對吧?」他對著冰炎說道。

冰炎沉默下來,好半晌才應了一聲。

「哼。」

褚冥漾也不介意,笑意盈盈的拉住冰炎的手,說道:「至少,我以前就答應過你了,我們在一起。」

「所以不管我最後有沒有喜歡上你,我一定會陪你身邊,你說對吧?」

冰炎沉默了好半晌,才僵硬的吐出一句:「……只要你陪在我身邊,我一定要讓你喜歡上我。」

「是、是~」褚冥漾敷衍地回答,見狀,冰炎乾脆直接堵住對方的嘴,不讓他再說出任何一句惱人的話。

褚冥漾也不抗拒,任由對方在他身上燃起一簇又一簇的火焰。

輾轉親吻中,褚冥漾只是昏昏沉沉想著。

啊啊,能夠喜歡上這個人,能夠及時察覺自己是喜歡這個人的,能夠跟這個人一直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

太好了。

 

 

-END

 

終於PO完整篇文章了www

剩下的就是收錄在實體書的番外啦,之後之後會再放上網路,感謝這段時間來、看倌的鍵閱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淙綹 的頭像
淙綹

存在空間

淙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緋辰
  • 噢噢!結束了!
    阿綹的文不管看幾次都還是很好看!www
    而且我覺得在網路上看和看實體本的感覺不太一樣(?
    (不過都虐虐的。←其實我最愛了。)(?
    期待阿綹的下一部作品!!

  • 沒錯終於結束了!(灑花
    是說我個人偏好實體書說雖然都在網路看文居多(你滾
    小虐怡情嘛多虐虐有益身心健康www
    至於下篇文章嘛....我、我盡力XD

    淙綹 於 2013/04/27 23:38 回覆

  • blue0sky1997
  • 嗚喔!學長爆發碎碎念嗎?其實也蠻可愛的(是的我是學長控((喂
  • 學長悶騷久了總是要讓他有個爆發的機會
    憋久了會生病的←

    淙綹 於 2013/04/27 23:39 回覆

  • 緋辰
  • 虐虐劇情真的比較好看XD
    所以我大多都看虐文(大多人都覺得我腦袋撞到)www
    不過虐文真的好看啊啊啊!

    實體書啊...我家已經堆到我沒辦法再買了啊...(泣)
    所以我都堆同學家(究竟?)
    所以只能找網路上,但是看完後,又想要買了(倒)...
  • 眼鏡什麼的根本讚
  • 辛苦啦!!
    這小說虐道爆的
    看完這部小說都不知道哭了幾次了
  • 謝謝大人貢獻你的眼淚!!!
    讓我誠懇為您遞上一張面紙~

    淙綹 於 2013/09/24 20:53 回覆

  • 樊塵
  • 噢噢!!!這兩隻終於開竅啦~~~
    學長就是太悶騷才會這麼區折啦!!!
    不過話說回來,這樣比較符合他的個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