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夏碎下午推開自家大門,走進客廳後看見冰炎坐在柔軟的沙發上,正有一下沒一下地按著電視遙控時,他心中是無比訝異的。

「冰炎?你怎麼一個人在家?」發出疑惑的問句,夏碎一屁股坐到了冰炎旁邊。

吵雜的聲音一句又一句從方盒傳出,冰炎的目光始終膠著在眼前色彩斑斕的螢幕上,看也不看夏碎一眼。「不關你的事。」

「你今天不是要跟褚去約會嗎?怎麼還在這裡?吵架啦?」雖然得到冷冷回應,但夏碎也很有耐心,再接再厲詢問,還在冰炎面前揮了揮手。

難得看到冰炎臉這麼臭啊。夏碎暗笑在心底。

不是他在說,但他其實已經好一段時間沒在週末瞧見冰炎了。自家好友每到假日,就會跟褚學弟膩在一起,也許是去別的縣市遊玩,也許是在市區閑逛約會,總之不管怎麼說,他就是很久沒看到冰炎在假日一個人待在家裡,而身旁沒有褚學弟的陪伴。

「嘖,別亂說。」瞪視夏碎一眼,冰炎抿起薄薄的嘴唇迅速反駁。

「別這麼說,有事情就要說出來,或許我可以給你一點點建議呢。」夏碎一臉誠懇的說,雖然其實看好戲的成分居多。

這兩人自從之前復合之後,感情如膠似漆好得不得了,而冰炎也黏褚黏得緊,黏到讓他覺得自家先前那位個性冷冷的友人不知道到哪去了。所以難得見到冰炎孤家寡人一個,不免讓他感到好奇。

冰炎沒漏看自家好友眼底的那抹促狹。雖然說是要給建議,但他想應該是八卦成分居多。夏碎這傢伙以為他們第一天認識啊?咬了咬牙,他擠出聲音道:「不、必、了。你還是多去陪陪你的寶貝弟弟吧你。」

一提到千冬歲,夏碎不禁揚起一抹笑。站起身,他歡快的說道:「好吧,既然冰炎你都這樣說了,我就先跟歲出門囉。」他也只是剛好回來拿點東西而已。

拿了東西準備出門,臨走前夏碎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朝冰炎喊道:「喂,冰炎,吵架沒關係,可不要鬧太久彆扭啊。」他意有所指。

「你才鬧彆扭──」反駁的話語出口,冰炎拿起手中抱枕想往自家友人身上丟去,就聽見門板闔上的撞擊聲,然後夏碎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嘖。」輕哼一聲,冰炎拍了拍差點被他丟出去的抱枕,默默又坐回沙發上,索然無味地看著電視上一齣又一齣的劇碼。

哼。

他才不會承認,夏碎整個說到了事情的重點。是因為褚跟他那叫什麼衛禹的高中同學出去了,他才會如此煩躁不安。

衛禹?他看是餵魚吧!冰炎惡狠狠地想。

鬧彆扭什麼的,才沒有這回事。

絕對、沒有。

 

☆☆☆

 

咿呀一聲,褚冥漾輕輕推開冰炎的房門,躡手躡腳的走到對方身邊──

「你朋友回去了?」

不冷不涼的語氣驀地響起,那個原本背對他的銀色身影明明沒轉過身,卻不知怎地知道他已進入房間。褚冥漾心頭一跳,下意識露出一個傻笑。「嘿嘿,對啊。」

「哼。」頭也不回,冰炎只是維持原本的姿勢,不再開口。

歪了歪頭,褚冥漾問:「學長,夏碎學長說你在鬧彆扭?」褚冥漾轉述剛剛進來時,夏碎跟他說的話語。

結果得來冰炎用力一瞪。「你少聽他亂說!」然後便又轉過頭去。

啊啊,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擺明了是在鬧彆扭嘛。

苦惱的看著頎長的背影,褚冥漾有些手足無措,卻又感到有點好笑。

他都不知道原來學長這麼幼稚啊?他也不是故意要爽學長約的啊!是衛禹又臨時跑來嘛!之前學長跟衛禹因為自己的關係,相處氣氛似乎不太融洽,衛禹也說不希望學長來湊熱鬧,於是他就只能先把冰炎擱在家裡,而自己陪衛禹出門去。

然而這似乎也讓學長心情不太好。

而其實冰炎也知道這不是褚冥漾的問題。之前兩人和好後,他就曾經跟褚聊到衛禹這號人物,知道對方是自家戀人打小到大的好朋友,是自己誤會了兩人之間的關係。

只是今天一早,褚冥漾就用一種可憐兮兮的表情瞅著他不放,說是衛禹又臨時跑來找他玩了,而且是希望「只有他們兩個」的玩。不想讓褚在朋友跟情人間有太多為難,也因為相信兩人之間只有單純的友誼,所以他還是同意了褚冥漾跟對方出門。

理智上知道歸知道,但行動上怎麼表現他自己也不是很能克制。

……好吧,他承認,他的確是看那個叫什麼餵魚的不爽。很不爽,非常不爽。

他就是不喜歡那個什麼餵魚跟自家戀人獨處。只要一想到褚冥漾在對方面前露出的愉悅笑容,他就覺得陣陣心煩。

不過,才不是夏碎說的什麼鬧彆扭!

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緒,冰炎並沒有發現褚冥漾悄悄走到了他的身後。直到突然間一雙手臂攬住他的頸間,甜甜的語調在他耳邊響起,他才驚覺褚冥漾不知何時來到了自己身邊。

「吶,學長,對不起,你不要生氣了嘛。」討好的笑,褚冥漾在冰炎頰邊蹭了蹭。

「……」

呼出的氣息輕撫過耳際,冰炎甚至可以感覺到褚冥漾開闔的嘴唇掃過自己的皮膚。視線微側,他瞧見幾綹墨黑烏絲垂落在他的頰邊,柔柔軟軟的,也有些癢癢的。

……哼,以為這樣就可以安撫他嗎。

褚冥漾又蹭了蹭冰炎,嘴裡不斷說著「好嘛學長不生氣了,笑一個?」之類的話語,卻發現冰炎似乎依舊沒什麼反應。頓了頓之後他面色一紅,腦袋裡瞬間躍入剛剛進來冰炎房間前,夏碎提供的解決方式。

原本是不打算採用的,不過又想不到別的可以讓學長不生氣的方式了,他只好鼓起勇氣,將方才所想化為實際行動。

手指輕觸冰炎,褚冥漾在對方臉上落下一個輕輕的吻。

「學長不生氣了好不好……」

褚冥漾軟膩的說,有了開頭,接下來的動作似乎也變得容易許多。

他持續在冰炎頰際親吻著,頰際,耳殼甚至於頸項,都落下了一個又一個的親吻。

不得不說這樣親暱的舉動的確很受用,冰炎輕哼了聲,拉了拉褚冥漾的手,終於正視對方。

「……這裡。」他比了比,然後等待褚冥漾動作。

「……」瞪著冰炎比的地方,褚冥漾臉色燒紅說不出話來。

好、好吧!如果這樣學長就可以息怒的話,那他也不算吃虧……反正又不是沒親過,怕什麼!

牙一咬,他湊上前在冰炎唇上烙下一吻,接著迅速退開。

只見冰炎終於笑了出來,一個動作就讓原本在他身後的褚冥漾落入懷中,然後緊緊擁住對方不放。

「之後,不許你再單獨跟那個什麼餵魚出去了。」冰炎霸道的說。

「欸、為什麼?」褚冥漾抗議。

「少囉嗦。」

吻上褚冥漾,封緘所有想說的語句,他的手在對方身上燃起熾熱的火,要將對方的理智燒得片甲不留。

哼,居然還問他為什麼。他才不會說出是因為自己想要獨佔他的笑容,才不會說出是因為他比任何人都需要他的陪伴,更不會說是因為他會吃醋,所以才不願意讓他跟那什麼餵魚的單獨相處。

這種事情,他才不會說呢。

 

 

 

-END

 

當初說好的出本半年後番外會陸續公佈(都快一年了

最近忙著要畢業,所以文章進度、留言回覆什麼的都會比較慢,請各位看倌海涵囉。

以上,感謝鍵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淙綹 的頭像
淙綹

存在空間

淙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黑色炫飄
  • 綹打打久違囉~~(笑
    好久沒看冰漾文了呢....(扶下巴(最近都在看OP的同人文...
    喔喔,妻奴冰炎還是很會鬧憋扭呢....(我狂笑
    衛禺這字還真有喜感~~(字倒是難找....
  • 哈囉好久不見嗚嗚嗚嗚(撲上
    不瞞你說我自己最近也很少看冰漾,
    反而看比較多的是盜墓瓶邪XD
    冰炎一整個就是傲嬌代表啊~~~

    淙綹 於 2013/05/31 22: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