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記得那是他們第一次相遇。

 

銀白輕盈躍動,卻又突兀的染上焰紅。

 

啊啊,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般衝突的存在。

 

 

 

☆☆☆

 

 

 

急急忙忙,因為不小心睡過頭的關係,褚冥漾努力驅動著腳下的步伐,就怕趕不及上課。

 

嗚,早知道就請千冬歲叫他起床了!他在心裡哀嚎著。

 

雖然現在才剛開學,但是上禮拜那個教授一上課就來個下馬威,酷酷的說如果下堂課沒出現的同學,就會直接被退選了。

 

開玩笑,他好不容易選到這門課、怎麼可以這樣就被退選?

 

思及此,褚冥漾又加快了向前邁的腳步,奮力奔跑著。微喘著氣、眼見上課大樓就在眼前,他看了看手錶。還有三分鐘、教室在二樓而已,他來得及。

 

小小露出個微笑,褚冥漾振奮精神,正要跑上階梯,前頭卻突然轉出一個人影,他一個剎車不及,兩人硬生生的撞上||

 

「唔哇!」

 

「唔!」

 

同時傳來兩道悶哼,過猛的力道讓褚冥漾跌坐在地,膝蓋撞擊到階梯銳利的直角,疼得他眼角被逼出淚來,髒話幾乎都要飆出口。

 

忍住怒罵的衝動,他試著將之棄於腦後。

 

因為、他還有更重要的。

 

「同學、對不起,我趕時間,先走了!」慌張的丟下道歉,也沒有多餘時間查看對方是不是有受傷,褚冥漾試著想站起身,卻在動作之後痛得齜牙咧嘴,很快的又蹲跪在階梯上頭。

 

「你還好嗎?」

 

上方壟罩著一層陰影,褚冥漾抬起頭來。由於逆光的關係,所以他看不清楚對方究竟生得何等模樣,只有一頭被陽光照得熠熠生輝的銀光,混著一抹鮮紅在他面前垂落幾綹,衝突地躍進他泛淚的眼中。

 

一瞬間居然佔滿了他所有思緒。

 

「沒、沒事……」甩甩頭喚回自身思緒,褚冥漾虛弱的說,發現對方伸出了手似乎是要拉他起來。將手覆上對方的手掌,他勉強撐起身體,曲了曲腳。

 

「真的沒事?」耳邊傳來淡淡嗓音,那人又重覆問了一次。

 

「嗯,沒事。」褚冥漾說,低頭審視自己的腳。因為隔著布料,所以其實也看不出究竟有沒有傷口。但是既然褲子沒有滲出血絲,應該是沒有大礙。而既然對方都有餘力可以扶他起來,想必應該也沒受什麼傷。

 

雖然他覺得傷得比較重的可能是自己……不過,應該不到不能走路的地步。「那個、同學,不好意思撞到你,我趕著要去上課,先走一步了。」

 

瞄了一下手錶,剩一分鐘了!嗚嗚嗚他的課他不要被退選啦!

 

話落,褚冥漾無視對方有什麼反應,深吸一口氣之後,抬腳、曲膝,拖著一跛一跛的腳步轉身就走。

 

也因此,他並沒有看見,那人眼中流露的一絲探究。

 

「……」

 

望著褚冥漾離去的背影,那人細細咀嚼了句。只是,並沒有人清楚他究竟說了些什麼話語。

 

 

 

☆☆☆

 

 

 

「……對啊,好在最後教授看在我還是有來上課的份上,沒把我退選。」一邊檢視著腳上的傷口,褚冥漾一邊敘說著早上發生的事情。

 

「所以我就說我叫你起床就好了啊。」千冬歲略顯責怪的說。

 

「可是、你今天早上沒課啊,這樣你要很早起耶。」

 

「既然怕我早起的話,你下次要不要考慮早點睡覺?」

 

「嘿嘿。」尷尬一笑,褚冥漾摸摸自己的頭,然後說道:「哎唷,我也不是故意熬夜的啊!」

 

白了褚冥漾一眼,千冬歲說:「漾漾,你如果下次還這樣、因為熬夜睡過頭的話,就不要怪我把你的電腦搬走了。」

 

丟出威脅,由於高中就跟褚冥漾認識的關係,所以千冬歲知道對方其實平時並不常遲到,每次睡過頭都是因為熬夜打電動的關係。

 

有緣的兩人,也恰巧上了同一所大學,雖然在不同系所,但因為高中時代的好交情,還是成為了室友,一同住在學校宿舍。

 

「啊千冬歲拜託不要啦!」馬上慘叫,褚冥漾哀求自家好友:「我下次真的不會睡過頭啦!」

 

褚冥漾傷腦筋的樣子,讓千冬歲不禁失笑,很滿意自己的威脅得到效果。雖然依之前的經驗來看,這樣的威脅大概只能撐一個禮拜,然後褚冥漾就會又故態復萌。

 

看著褚冥漾清理傷口的動作,雖然小心翼翼卻略顯笨拙,千冬歲嘆了口氣,接過對方手中的優碘之後,熟練的上藥。

 

「……你這傷口好深。」蹙起眉,千冬歲說道。

 

「因為是直接撞到樓梯吧……喔、痛……」棉花棒劃過傷口時,褚冥漾不禁哀叫出聲。

 

「知道痛就好。」千冬歲哼笑,「這樣你以後才會準時起床,要不然每次都這樣急急忙忙的,不受傷才怪。」

 

自知理虧,褚冥漾也不敢反駁什麼,只好緊揪著一張臉,努力擠出笑容,就盼望自家好友能看在這笑容份上,力道放輕一點。

 

上完藥後纏上繃帶,千冬歲看了看時間開口道:「漾漾,我們差不多該出門了。」他跟褚冥漾今天約好了,要介紹他哥跟他哥的朋友給褚冥漾認識。

 

「咦?時間到了嗎?好吧,等我一下,我開電腦下去掛網……」

 

「不准!」聽到第一聲疑問還以為自家好友有什麼事情沒做,但在第二句話出口之後,千冬歲馬上板起臉孔,惡狠狠的拒絕。

 

「好嘛千冬歲我開一下電腦而已不會很久啦嗚嗚嗚拜託不要拉我我自己會走||」

 

哀嚎聲不絕於耳,褚冥漾對上千冬歲,慘敗。

 

 

 

☆☆☆

 

 

 

到了約定好的地方,因為餐廳位處鬧區,再加上沒有專屬的停車場,所以停車位並不好找。兩人在附近巷弄繞了好幾圈,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狹小的位置。

 

褚冥漾先下車,移動旁邊的車後空出一個方便停入的空間,才讓千冬歲將機車停進。

 

兩人走了一小段路,到達餐廳的時候已經比原先預定的時間晚了幾分。進入之後由侍者帶領入座,此時位置上已經有兩個人等著了。

 

「這是我哥,藥師寺夏碎。旁邊這位是他朋友,冰炎學長。夏碎哥,冰炎學長,這是褚冥漾,我現在的室友。」千冬歲為雙方介紹道。

 

「夏碎學長、冰炎學長,你們好。」微微一笑,褚冥漾向兩位學長點點頭當作是打招呼。

 

很漂亮的兩個人……褚冥漾想。儘管用漂亮形容男生似乎不太妥當,但他是真心這樣覺得。

 

只是那兩雙狀似打量的眸光,讓他覺得有些不自在。

 

其實一開始他並不想參加這場飯局。他從小就不擅長與人交際應酬,雖然長大之後好了一些,但依舊不喜歡這樣的場合。但因為千冬歲一直想要介紹自家兄長與朋友給他認識,拗不過對方三番兩次的勸說,所以他最後還是答應了。

 

不過……他總覺得冰炎有點面熟。是不是在哪裡看過?

 

「你好。我可以叫你褚就好了嗎?既然你是歲的好朋友,那就像是我弟一樣,所以不用那麼拘謹,放鬆一點。」夏碎友善的說。

 

褚?褚冥漾眉頭幾不可見的挑起,並沒拒絕。他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稱呼他……

 

雖然還是有點扭捏,但夏碎釋出的善意讓褚冥漾感覺好了一點。儘管另一道目光仍是扎得他有些生疼……為什麼這樣看他?褚冥漾覺得莫名其妙。對上冰炎的眼,眸光坦蕩倒像是在反問為什麼看我,相視一會兒後對方很快的移開目光,轉而集中在菜單上。

 

……怎麼回事,這種情況怎麼像是他先偷看的啊?明明是對方先看他的不是嗎?難道是他多心了?褚冥漾想,皺了皺眉後將注意力擺回菜單上頭,很努力的想要適應這樣的場合。

 

用著餐點,此起彼落的話語在餐桌上響著,多半是夏碎跟千冬歲的交談,偶爾褚冥漾跟冰炎會插個一兩句,雖然稱不上特別熱絡,也不會生疏到哪去。

 

「……冰炎,你為什麼一直盯著褚看?」

 

原先正聊著高中時代的趣事,夏碎卻突然話鋒一轉,讓正用著濃湯的褚冥漾險點嗆到,咳了起來。

 

「咳、咳!」

 

「漾漾,你還好吧?」關心的問,千冬歲拍拍褚冥漾的背想為對方順順氣。

 

「我沒事……」脹紅了臉,褚冥漾拍拍自己的胸口擠出話語。

 

「吶,冰炎,你看你嚇到學弟了。」夏碎調侃道,得來冰炎一道瞪視。

 

「喔,夏碎,閉嘴。」

 

「咦,冰炎你不否認嗎?我還以為你會馬上否認呢。意思是你真的在看褚囉?」夏碎道,眸光掩不住促狹。

 

「……你想太多了。」

 

移開目光,冰炎不理會夏碎,逕自啜著湯品。

 

輕輕一笑,對冰炎的反應不以為杵,夏碎朝褚冥漾笑嘻嘻道:「吶,冰炎可是很少注意到別人的,恭喜你有這個榮幸啊。」

 

「呵、呵呵。」褚冥漾不曉得該做什麼反應才好,只能乾笑道。原來那不是他的錯覺,冰炎是真的在看他啊?

 

不過自夏碎這樣一說之後,一直到四人用完餐點準備離去,他再也沒有感受到那扎人的視線。一席飯下來,也算是相談甚歡。臨走前,幾個人交換了電話號碼等聯絡方式。走出門口,卻發現昏暗天幕正飄著雨滴,雖然雨勢並不很大,但如果要走到停車的地方,肯定會淋得一身濕。

 

「歲,我先陪你過去騎車好了,你再回來載褚。冰炎,你就跟學弟在這裡等一下吧。」身為四人中唯一有帶傘的夏碎,這樣朝眾人提議道,然後留下冰炎與褚冥漾,與千冬歲消失在濛濛雨色之中。

 

被單獨留下與冰炎相處的褚冥漾有點緊張,悄悄瞄了身邊的人一眼。

 

好尷尬。席間多虧夏碎與千冬歲,氣氛才能如此融洽,現在只剩下他們兩個,讓他不曉得該跟對方說些什麼才好。

 

雨勢漸大,甚至落進他們等待的屋簷底下,濺得兩人衣衫微濕。褚冥漾下意識的側身為冰炎擋去風雨,這樣的動作讓冰炎瞄了對方一眼。只是褚冥漾正苦思著談話主題,眉頭揪緊,並沒有注意到冰炎略帶詫異的眸光。

 

這樣沉悶的氣氛,學長應該也會受不了吧?褚冥漾又偷瞄了冰炎一眼,這次恰恰與那紅眸對個正著,他立刻慌張的移開眼神,臉頰竄紅。

 

等、等等,他難為情個什麼勁啊?

 

而其實老早就發現褚冥漾目光的冰炎眉頭一挑,覺得對方的反應有點好笑。

 

由於早上的插曲,用餐席間他就注意對方好一陣子了。當下只覺得褚冥漾看起來單純,隱約給他一股內斂安靜的感覺。不過現在的反應怎麼像是個孩子?搞得他好像是洪水猛獸一樣……

 

「你的腳還好吧?」略略思索了下,冰炎開口打破兩人之間的沉默。

 

「啊?」褚冥漾愣住。

 

順著冰炎的眸光看過去,視線剛好定在自己今早受傷的地方。

 

「你怎麼知道我腳受傷?」他剛剛並沒有提到這件事吧?

 

只見冰炎紅眸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光采,而後緩緩開口:「我當然知道。因為,早上你撞到的就是我。」

 

「咦、欸!?」褚冥漾大驚。

 

他詫異的望向冰炎,暗暗天幕之下,他依稀可以辨別對方一頭長髮閃爍點點銀光,以及額前一綹焰紅,的確像極了他今早撞到的人……

 

「沒想到你完全不認得自己撞到的人。」冰炎說,心底是訝異的。他還以為褚冥漾剛剛是故意裝作不認識,沒想到是真的完全不認得他。

 

不是他要自誇,但打小以來,因為特殊的髮色以及遺傳自父母的精緻容貌,加上向來聰慧敏捷的反應,讓他得到許多人的注目。總有太多人對他表現出興致勃勃的態度,所以他一向不喜歡跟陌生人有太多的接觸。只是褚冥漾這個學弟似乎對他沒什麼興趣,更甚至連早上撞到的人是他都不曉得……

 

好笨。

 

沒想到夏碎的寶貝弟弟會有這樣呆愣的好友。在心裡下了評論,冰炎嘖了一聲,說道:「以後記得上樓梯的時候小心點,不要害到別人。」

 

聞言,褚冥漾臉色羞窘,吶吶應是。「學長應該也沒事吧?」他詢問道,覺得自己很丟臉。

 

他連點擦傷都沒有。冰炎想。搖搖頭,他望著褚冥漾微低的頭顱,昏暗燈光之下他看不清楚面上神色,只隱約瞧見對方頰際帶股紅撲撲的色彩,那一瞬間居然給他一種可愛感。

 

或許是一種衝動,也或許是一種直覺。眼前的黑髮學弟讓他覺得是個可以深交的朋友,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鬼使神差地開口說出意想不到的話語。

 

「我叫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

 

「啊?」褚冥漾莫名奇妙。

 

「我的本名。記好了。」連夏碎也是跟自己相識許久之後才得知自己真名的,但自己卻不知為何願意主動將真名告訴這僅有兩面之緣的學弟。冰炎暗忖。睇視褚冥漾疑惑的表情,他終於忍不住心裡衝動,伸手揉亂一頭烏黑髮絲。

 

在對方還反應不及之際,冰炎又說:「千冬歲他們來了。」打斷所有褚冥漾想要說的話語。

 

千冬歲與夏碎將車停在兩人面前。

 

「冰炎,沒欺負學弟吧?」下車,將身上的雨衣脫下改遞給褚冥漾,夏碎這樣說道。

 

「我是那種人嗎?」冰炎冷嗤,然後催促褚冥漾趕緊穿上雨具。

 

將雨具穿戴妥當後,千冬歲與褚冥漾向兩位學長揮手道別。

 

「再見。」冰炎說,然後突然靠近褚冥漾,低低的說:「褚,記得好好照顧傷口。」

 

咦等等學長剛剛叫他什麼?

 

褚?

 

這樣近的距離,褚冥漾幾乎可以感受到冰炎說話的氣息吹拂在他的耳際。一天之內被人二度用奇特的方式稱呼自己,他再次愣住,還來不及反應,千冬歲就發動油門,朝那細細落雨奔馳而去。

 

 

 

☆☆☆

 

 

 

後來褚冥漾才曉得,原來冰炎跟夏碎在學校中算是很出名的人物。精緻的容貌與優雅的舉止博得不少人好感,不過也許是因為太出名的關係,這兩個人並不和太多人有所交集,可能是怕被糾纏吧?褚冥漾想。

 

尤其是冰炎,待人更是冷淡。

 

他本來以為那次飯局之後就不會再有多少交集,卻沒想到冰炎與夏碎三番兩次的捎來邀約。第一次收到邀約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傻了。

 

開玩笑,學長們約他幹嘛?盯著簡訊,他想學長可能傳錯訊息了,並沒放在心上。所以他也沒去赴約,結果隔天學長們就找上門來,還把他狠狠的數落了一頓,叫他下次務必得出現。

 

這是怎麼回事?還有下次?

 

摸摸鼻子,在學長們的威脅之下,第二次邀約他便乖乖出席了。然後是第三次、第四次……不知不覺中,他似乎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幾次相處下來,他發現雖然冰炎總是不太說話,看起來不太好相處,但其實認識久了,倒也沒有那麼生疏。甚至,他覺得冰炎是很關心照顧自己的。前陣子期中考,學長還曾經主動提議要教他他不擅長的科目。當那冷冷聲調呼喚他「褚」的時候,他總有股異樣的感覺,彷彿兩人是多麼親密的朋友……

 

搞什麼鬼,夏碎學長也叫他褚啊,他幹嘛那麼敏感?

 

……不過,冰炎是真的對他很友善。他不知道為什麼冰炎對他那麼好。在第一次對方釋出善意而自己沒有拒絕之後,後來好像就也拒絕不了。幾次思量之下沒有答案,這種問題也不可能去問本人……

 

或許是緣分吧。最後,他只能這樣解釋。

 

因為有緣,所以才會兜在一塊,才會進而熟稔,才會讓他覺得……

 

眨了眨眼,突來的想法讓褚冥漾想笑。

 

鐵定是之前考試壓力太大,現在終於放鬆了,才會讓他滿腦子胡亂念頭。

 

吶,那可是學長,被眾人當成偶像崇拜般的學長啊!他不過是不知道走了什麼好運,才讓學長對自己好了一點,想那麼多做什麼?鐵定是學長平常對他太好,才會讓他有種錯覺……

 

「喔、痛!」褚冥漾吃痛摸上被冰炎巴下去的後腦勺,疼得冒淚。

 

「誰叫你叫了好幾聲都不回神?」冰炎一點歉意也沒有。「你午餐想吃什麼?」

 

過些天就是千冬歲的生日了,由於夏碎說他會自己準備禮物,冰炎跟褚冥漾只好兩人自己另外去市區挑選合適的禮品。

 

「嗯,吃漢堡可以嗎?」不小心走神的褚冥漾拉回自己的思緒,看了下時間。雖說是午餐,但剛剛兩人在街上挑挑揀揀好久,所以這樣一耽擱其實也已經下午兩點多了。

 

「嗯。」

 

冰炎點了點頭,兩人便朝連鎖速食店前進。途中經過車站前的圓環,露天的空間人潮洶湧,似乎有什麼正好有什麼活動在舉行。

 

褚冥漾不由得停下腳步,搭起的棚子五顏六色,還貼了好幾張海報。他才想看清楚海報上的內容,就被冰炎一把拉住。

 

「我餓了,走了。」不等褚冥漾反應,冰炎抓著人就走。

 

「欸、學長等等!讓我看一下啦。」褚冥漾抗議道,但冰炎並沒有理會。

 

等到進入速食店,點完餐點入座後,冰炎才慢吞吞說道:「那是同志活動。」

 

褚冥漾眨眨眼。「那也沒有必要拉著我就走啊。」

 

冰炎只是吃著薯條,沒有多做回應。

 

冰炎這樣的態度讓褚冥漾心裡不免揣測起來,前後比對了下冰炎的舉動,他整整思緒後,像是不經意的開口問道:「學長,你該不會討厭同志吧?」

 

「……」冰炎啜了口飲料,好一會兒才說:「……也不是討厭,但就沒什麼好感。」

 

「喔。」褚冥漾應了一聲,然後默默吃起自己的食物。

 

沒什麼好感啊?雖然對方這樣說,但他總覺得並不只這麼簡單。這讓他有點憂心起來。

 

因為,他喜歡的就是男人。

 

褚冥漾並沒有問冰炎為什麼不喜歡同志,很多討厭同志的人是沒有理由的。要不然他們在社會上就不會那麼常被排擠。

 

他偷偷瞄了眼坐在自己對面的冰炎。心裡想著是不是該坦承自己的性向,讓對方定奪是不是要再跟自己有所往來;或者該自己斷了聯繫,才不會日後如果對方發現之後大家難堪。

 

「……學長,那如果你好朋友是同志呢?」褚冥漾百般思索之後拿不定主意,終究忍不住開口詢問。

 

「這種假設性的問題沒有意義。」冰炎說,發現黑髮學弟薯條還剩一半,番茄醬卻是已經用完了。「你很喜歡吃番茄醬?我的也給你吧。」然後將兩包醬汁都丟到褚冥漾的盤子裡。

 

「喔,謝謝。」沒有得到答案,褚冥漾也不敢再多加追問,吶吶道謝。

 

用完餐點,又回到街上挑選禮物||這次他們特地避開了圓環上的同志活動||等到終於選購完畢,回到學校宿舍的時候,也已經晚上了。

 

「禮物先放我這,至於要吃什麼,明天再討論吧。」冰炎說,在褚冥漾說完再見,要走回自己寢室的時候又突然開口。

 

「褚。」

 

「嗯?」褚冥漾應了聲,卻遲遲沒等到下文。「學長?怎麼了嗎?」

 

冰炎一臉欲言又止,褚冥漾也很有耐心,靜靜等待對方再度說話。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後,冰炎才搖頭道。「不,沒什麼事……你趕快回去休息吧。」

 

「喔。」褚冥漾雖然覺得有點莫名其妙,還是乖乖點頭。「那,學長晚安。」

 

「嗯,晚安。」

 

 

END

 

兩人初識時的故事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淙綹 的頭像
淙綹

存在空間

淙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