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視於眼前妖獸揮來的利爪,褚冥漾任由鋒利的指尖嵌入右邊臂膀。

 

他眸也不眨,甚至連一聲痛哼也不發出,熟練的舉起右手插入妖獸的眼中,彷彿那噴出鮮血的手臂根本不是他身體的一部份。

 

妖獸發出震天哀嚎,吼叫尖銳而刺耳,牠揮舞著四爪對眼前人展開更加兇殘的攻擊,卻撼動不了褚冥漾一絲一毫。

 

痛是什麼?

 

痛感經由神經傳遞到大腦,訊號經過處理之後才是他所得到的感覺。

 

所以是虛假的。

 

他可以斷開感覺神經與大腦之間的聯繫,讓自己一點痛楚也沒有。

 

手掌一轉,他硬生生的挖出了一顆血淋淋的眼珠,牽著黏稠的絲。面前多出一個猙獰的窟窿,裡頭複雜交錯的網絡令人暈眩,闇黑赭紅編織成片,再熟悉不過的色彩搭配。

 

鮮血濺了他滿臉,獨有的鐵鏽味讓他勾起唇角。

 

是他的血,還是眼前這妖獸的血?

 

妖獸發出嘶吼,空氣中,粒子與粒子相互震盪,耳膜幾乎就要碎裂。

 

他幾乎可以聽見骨頭碎裂的聲音,但他並不在意。

 

他在乎的,只有任務完成與否,這樣就夠了。

 

最後肢解。

 

龐然屍體轟然倒地,褚冥漾使勁將自己的臂膀一點一滴從血盆大口中移出。

 

赭色乾涸,他隨興處理本該劇痛的傷口,緊接著再也不予理會。

 

「…太弱了……」

 

審視著眼前逐漸僵硬的屍體,褚冥漾喃喃自語道。

 

接下來,該做哪些任務才好呢?

 

隨手翻閱一整本厚厚的任務資料,最後手指停在某頁。

 

「這個好了……」褚冥漾說,丟下傳送陣之後往目的地前去。

 

這次,應該可以死成了吧。

 

 

 

沒頭沒尾的小段子,之前好像有放在噗浪過OA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淙綹 的頭像
淙綹

存在空間

淙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