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天要去參加同學會?」才思考著明天周末假期的出遊行程,就聽得褚冥漾說明天要去參加同學會,冰炎挑了挑眉,望向倚在自己身側的黑髮戀人。

「嗯,之前吃飯的時候,我提過的吧?明天是我高中同學會啊。上次我同學打電話來,說是這次好不容易邀請到了班導,叫我千萬不能缺席。」舒服的靠在冰炎身上,褚冥漾享受著對方力度適中的按摩,發出滿意的嘆息。

高中時代他跟班上同學的感情平平,連帶的畢業之後也沒參加過幾次同學會。若不是這次主辦者那威嚇般的口吻,外加連衛禹也打電話來催促,他可真沒有參加的打算。

冰炎揪眉思索,卻怎麼也沒這個印象。

發現自家學長許久沒有回應,褚冥漾危險的瞇起眼,說道:「……學長,你上次該不會根本沒在聽我說話吧?」

「怎麼可能,我當然知道你明天同學會。」冰炎嘴硬道,完全不承認上次吃飯時,自己其實全心放在怎麼將黑髮戀人拐帶上床,哪裡有其他心神記住褚說了哪些話?

他用自認最坦蕩蕩的眼神迎向褚冥漾,對方懷疑的打量了好一陣子,這才瞇起眼繼續享受按摩。

「對了,你們同學會應該可以攜伴參加吧?」

「可以啊。」

「那……」

「嗯?」褚冥漾不明所以的望向冰炎,不懂對方怎麼發了個單音之後卻沒有下文。「那?」他疑惑的重複字詞。

「……不,沒事。」

「喔。」搔搔頭,褚冥漾繼續賴在冰炎身上,接受戀人無微不至的伺候。

 

☆☆☆

 

「咦,冥漾的學長?」衛禹才從進行到一半的同學會跑出來,想說去隔壁的便利商店買點東西,就在裡頭瞧見一道熟悉的銀色身影。

聽到自家戀人的名字,冰炎下意識的回頭,看見來人之後臉全黑了一半。

該死,居然遇到這個什麼餵魚的。

「……嗨。」

「我還以為我認錯人了呢。」衛禹笑開一張臉。自從上次一起出遊過後,他對冰炎的敵意減了大半,不再一看到人就擺個臉色。

「學長你是跟冥漾一起來的吧?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不一起進來吃個飯呢?」他熱情的問,絲毫不受冰炎冷臉影響。

「……」他該怎麼回答?冰炎苦惱著。說自己是陪褚來的,這樣的謊言不用多久就會被拆穿了。但如果要說自己是剛好出現在這裡,有腦袋的人想必都不會相信。

尤其對象又是這個什麼餵魚的。

幾番抉擇之下得不到什麼好的處理方式,冰炎索性保持沉默。

發現對方完全不理自己,衛禹愣了愣,倒也不以為意。他很快的推論出冰炎一個人在此的理由,然後笑得賊兮兮的。

順手拉開冰炎對面的椅子,衛禹坐下後自顧自的開口道:「唉,冥漾自從上大學之後,變了好多呢。冥漾的學長,你知道嗎?我跟冥漾從小就認識了,國小、國中到高中我們都同班,本來還以為連大學都會念同一所學校,結果沒想到分發出來的結果是天南地北啊。」

衛禹誇張的嘆口氣,看見冰炎撇過頭,一副「我不想聽你炫耀」的神情,更是讓他暗笑在心裡。如果不是聽冥漾說過幾次這學長對他的獨佔慾,再加上自己親眼所見,他肯定會覺得對方這樣的表現很討人厭。

但就是因為知道了,所以這樣的反應在他眼底看起來是十分逗趣。

活脫脫的吃醋模樣,真想拍下來給冥漾瞧瞧呢。

又說了好幾件以前他跟冥漾發生的趣事,對座的人雖然看起來漫不經心,但衛禹知道他全聽進去了。

畢竟,那可是他所來不及參與的,冥漾的過去啊。

他笑了笑,估算自己似乎出來得有點久,於是起身向冰炎道別。「吶,冥漾的學長,我該回去了。要幫你轉告冥漾你在這裡等他嗎?」

「不用。」冰炎總算開口。

「好吧。」衛禹有點惋惜道,在店門響起「歡迎光臨」的招呼聲之後又勾起大大的笑容。「那,我先走了。」揮揮手向冰炎作道別,接著他朝走進店裡的人喊道:「冥漾,你來找你家學長的嗎?他在這裡等很久了唷。」

冰炎驀地轉身,就看到自家戀人詫異的視線。

「學長?你怎麼在這裡?」由於衛禹出來太久而被指派出來找人的褚冥漾,一進到便利商店就見到自家學長,心中訝異可想而知,接著他就被衛禹一把攬過肩,湊在耳邊說了幾句。

這樣親暱的舉動果不其然惹來冰炎怒目而視,衛禹很快的放開褚冥漾,說道:「好了我先回去了,待會見囉。」留下情侶檔之後,衛禹閃人。

「咦、欸等等!」褚冥漾還來不及阻止對方,自家好友便跑回聚餐場所去了,留下他與冰炎兩人面面相覷。

褚冥漾傻傻的看著冰炎,剛剛衛禹離去前說的話語猶在耳際,讓他大概能推算出自家學長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他臉色微紅,忖了忖後湊近冰炎身邊。「學長,既然來了怎麼不打通電話給我?」

「……」冰炎安靜。出現在這裡的理由,他怎麼也無法說出口。

冰炎的反應盡入褚冥漾眼裡,這樣不乾不脆的態度讓他不自禁的笑了出來。

「學長,我還以為你不喜歡這樣人多的場合呢。」他意有所指,相信自家戀人懂他的意思。如果不是考慮到學長的個性,他也想帶著對方一起過來啊。沒想到學長居然自己跑來了。褚冥漾想起昨天冰炎問他是不是可以攜伴的事情,忍不住勾出更大一抹笑容。

原來,那是學長想要跟他一起來的意思啊?真是不坦率呢。

「……我沒有不喜歡。」冰炎微微撇頭,就是不看向褚冥漾。

明白對方其實是考慮到自己個性,才沒想讓他一同參加同學會之後,冰炎原本鬱悶的心情紓了紓,總算不像來前那般壞情緒了。

不過還是有點心懷芥蒂啊……冰炎才這樣想,左手便突然被自家戀人握住。

他望向極少在公眾場合主動做出親暱舉動的黑髮學弟,對方笑盈盈的盯著他,看起來心情好得不得了。

「既然如此,學長就跟我一起去吧。」褚冥漾興奮的拉著冰炎的手就往外走。

「我高中的時候跟班上的人其實不太熟,最熟的就是衛禹了。不過還是有幾個朋友可以介紹給學長你認識認識……啊可是他們老愛把我以前做的糗事當笑話講,學長你等等聽到的話,千萬不可以理他們!還有還有……」

嘰嘰喳喳的,褚冥漾不停說著話,冰炎只是靜靜聽著,唇角終於也忍不住地跟著上揚起來。

他喜歡他,不論任何時間或空間,他就是想要他陪在身旁。

進入餐廳之前,他主動反手握住褚冥漾,然後開口。

「……你的過去跟未來,我都要了。」

冰炎霸道十足的說。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淙綹 的頭像
淙綹

存在空間

淙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Hi
  • 高中。。。。童鞋会?
    所以这篇的主文是,漾漾是在大学时期才认识学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