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搞小劇場:擦拭(接在正文9後頭)

 

  冰炎嘆了口氣,轉身將對方手上的盤子擱置床頭後,輕輕抱住對方。

  「哭什麼?別哭。」

  他彷彿在褚冥漾眼中看到一層薄霧。

  冰炎伸出手,溫柔的用指腹拭去對方眼角的淚。

  「學長……」褚冥漾輕輕叫喚,那聲音欲言又止。

  「嗯?」冰炎的心臟突然跳得飛快。怎樣?該不會終於開竅,喜歡上他了吧?他突然開始緊張起來。

  快點跟他說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吧!像他這樣要臉有臉要身材有身材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一張嘴巴可以讓人飄飄欲仙一根手指可以讓人飛上天堂的混血精靈可是碩果僅存只剩一隻幾乎絕版啊!如果不好好把握真的是太可惜了!

  所以,快點跟他告白吧!!!

  「指頭不吸水。」褚冥漾很認真的指出,「那是偶像劇才會這樣演。你應該要用黑袍的袖口或面紙來擦才有用。」

  「……」冰炎瞬間面無表情。

  什麼見鬼的偶像劇!他瞪著電視看太多的褚冥漾,瞄了自己的手指一眼。

  上面有一點黃白的黏稠物。

  「啊,那好像是我的眼屎。」某名不怕死的黑髮少年仔細觀察之後再度發言。

  「……幹!」

  

  其實是湊字數用的。

  因為我想讓他斷在這裡……可是文章又太短了,苦思之下腦袋突然冒出了惡搞小劇場XD

 

 

 

 

 

 

 

  惡搞小劇場:不做噩夢的方法(接在正文15後頭)

 

 

  「夏碎,褚好像常做噩夢。你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助安定睡眠的方法?」

  「冰炎,難得看到你對一個人那麼關心。」夏碎露出別具深意的笑,「聽說你還特別跟提爾要了消疤藥膏給他?你該不會喜歡上褚學弟了吧?」

  「少囉嗦,你是有沒有什麼好主意?」

  「哎呀呀,冰炎,你臉紅了唷。」夏碎像看到新大陸一樣,「想不到被我說中了呢!原來你喜歡路人甲這一味的?你的品味還真是特別啊。」

  「……我決定把你從國小到高中的所有照片全部賣給千冬歲讓他意淫你。」

  「……你把人抓去床上滾個五、六圈,包準他精盡人亡……啊不、是一覺好眠累得連什麼鬼噩夢都做不出來。」夏碎很認真的提議。

  「你當我是禽獸嗎?連告白都沒個影就抓人去滾床單?」

  「你不是嗎?」夏碎好訝異,「喔我忘了你還有一半的精靈血統,不是純獸王族,所以頂多只能算是禽獸不如,不能算禽獸。」

  「喂,千冬歲嗎?我這邊有夏碎的照……」

  夏碎一把搶過冰炎的手機。

  「我想起來我這邊剛好有一種茶包可以舒緩情緒,你泡那個給褚喝好了。」

  「謝了。」拿過茶包後冰炎迫不及待的回到黑館。

  目送從傳送陣離去的搭擋,夏碎笑得燦爛,「啊,忘記跟冰炎說那種茶喝多了會有催情的功用了……不知道褚會被抓去做幾次?算了……反正只要不做噩夢,什麼方法應該沒差吧?」

  「嗯……我還是去張羅張羅痠痛藥膏好了。」

 

  

  重點字:陪別人睡(陪睡XD)、精盡人亡、禽獸不如

  其實只是想寫禽獸不如四個字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淙綹 的頭像
淙綹

存在空間

淙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